爱棋牌
官方微信公衆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时 评

落實《南海各方行爲宣言》與海上合作

2020-09-02 20:55:28       来源:爱棋牌

落實《南海各方行爲宣言》與海上合作

——爱棋牌院长吴士存在“合作视角下的南海”国际视频研讨会上的发言

(海口,2020年9月2日)


南海是當今世界最具爭議和敏感的海域之一。今年以來,一些域外國家持續加大在南海地區的軍事行動和對南海事務的介入,少數域內國家的單方面行動亦有所擡頭,使南海地區局勢逐漸由趨穩向好向動蕩不安轉變。當前,中國同東盟國家迫切需要在《南海各方行爲宣言》(DOC,以下簡稱《宣言》)框架下,繼續鞏固和提升政治互信,促進南海海上務實合作,推動海上規則構建。


一、DOC簽署以來中國與東盟海上合作取得的積極進展與成績


《宣言》是中國同東盟國家于2002年共同簽署的一份重要的政治文件,體現了各方致力于維護南海穩定、增進互信和推進合作的政治意願”,多年來對維護南海和平穩定、增進互信合作作出重要貢獻。“南海行爲准則”(COC,以下簡稱“准則”)磋商也于2013年重啓,目前已經完成“一讀”。


第一,推動“准則”磋商連續取得重大進展。目前中國與東盟十國已連續召開了18次落實《宣言》高官會和30次聯合工作組會議,在推動海上合作方面取得一系列重大進展和早期收獲。特別是在最近三年多裏,“准則”磋商從通過框架文本和單一磋商文本、完成案文第一輪審讀、確立在2021年完成願景,再到就“准則”案文二讀達成新共識,可謂成效顯著、碩果累累。其意義不僅在于管控海上危機和積累互信,更將爲規範相關方海上行爲和舉措、明確“什麽能做、什麽不能做”“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做出制度化安排。“准則”無疑將是南海和平穩定的定海神針,尤其在“准則”案文磋商提速的背景下,中國與東盟國家間有望建立基于規則、開放的南海海上務實合作秩序。


第二,中國—東盟海上傳統與非傳統安全合作取得突破性進展。一方面,中國致力于與東盟國家非傳統安全領域的合作,倡導成立了海洋科研和環保、航行安全與搜救、打擊海上跨國犯罪等三個專門技術委員會。2011年中國政府設立了“中國-東盟海上合作基金”,爲踐行南海海上務實合作提供了必要的資金保障。2016年4月的高官會上,各方承諾致力于落實“早期收獲”相關成果,包括建立“中國和東盟國家應對海上緊急事態外交高官熱線平台”、“中國和東盟國家海上搜救熱線平台”等合作項目。2016年還達成了“中國與東盟國家應對海上緊急事態外交高官熱線平台指導方針”和“中國與東盟國家關于在南海適用《海上意外相遇規則》的聯合聲明”兩份成果文件,2017年5月,落實《南海各方行爲宣言》第14次高官會又審議通過了《建立三個技術委員會步驟非文件》,爲推進落實《宣言》框架下的海洋科研和環保、航行安全與搜救、打擊海上跨國犯罪等領域合作進一步夯實了基礎。2017年10月,南海沿岸國在湛江海域舉行了中國-東盟海上聯合搜救實船演練。


2018年10月第16次高官會以來,中國與東盟國家又連續多次更新落實《宣言》2016--2021年工作計劃,並先後確定了一批海上務實合作項目。另一方面,傳統安全合作領域也有所突破。中國與東盟國家先後于2018年10月和2019年4月在南海北部和青島附近海域舉行海上聯合演習,此舉既將中國與東盟國家海上安全合作推向新高度,也爲構建新的地區安全架構做出有益的探索。


第三,海上爭端處理、危機管控方面進展迅速。中國與東盟有關國家在《宣言》框架下,通過協商談判,建立了雙方外交部門間的“應對海上緊急事態高官熱線”、“海上聯合搜救熱線平台”等一系列多邊和雙邊的南海海上危機管理機制。雙邊層面,中菲自2017年5月啓動政府間南海問題雙邊磋商機制至今,兩國已成功舉行五次會議,已經成爲兩國管控分歧、推動海上務實合作、促進海上有關爭議解決的重要平台。同時,中菲在2018年11月簽署《開展油氣合作諒解備忘錄》的基礎上,2019年10月雙方又正式啓動政府間聯合指導委員會這一新機制,海上共同開發合作推進不斷取得積極成果。中馬也于2019年9月就建立海上問題雙邊磋商機制達成一致,兩國海上問題對話與合作翻開新的一頁。盡管2020年新冠疫情導致衆多海上合作項目進展緩慢,但各方仍有信心在疫情後盡快重啓。


二、目前落實DOC遇到的困難


《宣言》的簽署對各方推進海上務實合作,管控海上分歧具有裏程碑式的意義,也爲有關當事國最終和平解決爭議創造了良好條件和氛圍。但受一系列複雜因素影響,目前《宣言》的落實面臨重大現實挑戰。


第一,受南海问题(SCS Issue)的影响,争端国之间政治互信程度不高,少数国家落实《宣言》意愿不足。足够的政治意愿是中国与各声索国在争议海域开展合作的必要条件之一,也是一直困扰着南海合作的主要障碍。有关划界争端和能源之争困扰南海周边国家多年,各方围绕岛礁主权争夺、渔业纠纷、单边油气资源开发的冲突不断扩大,使争端相关方彼此心存警惕,互信度较低,对南海海上合作造成了现实阻碍。


第二,美國等域外國家的幹擾分散了域內國家的注意力。隨著中美關系由“領域對抗”演變爲“全方位對抗”,南海問題成爲中美在安全領域一個重要博弈點,美國成爲影響南海和平穩定的最大破壞因素。今年以來,美國更是多頻次、多形式非法闖入中國西沙領海及南沙有關島礁鄰近海空域進行挑釁,並改變此前在南海主權爭端上所謂“不持立場、相對中立”的政策,一再挑起中國與其他南海聲索國的矛盾,離間中國與東盟國家間關系,而一些域內國家爲一己之私也拉攏域外國家介入,嚴重幹擾“准則”磋商,使南海局勢更加複雜,分散了各方精力。


第三,南海爭議範圍的擴大和低敏感領域合作的政治化使得地區國家的合作深度和廣度難以進一步拓展。囿于實力差距,在重大分歧懸而未決情況下,南海聲索國對中國在任何領域的合作倡議都心存疑慮,深恐中國借此構建地區主導權、將自己的南海政策主張強加于人。加上目前中美南海地緣政治博弈愈演愈烈,南海局勢不確定因素增加,海上沖突的風險與日俱增,以和平方式尋求解決彼此爭端和以低敏感領域安全合作以增進共識的難度也相應增加。


三、推動海上合作的建議


爲繼續有效落實《宣言》,破解當前海上合作困境,我有以下幾點建議與各位共同討論。


第一,推進“准則”磋商與《宣言》落實應齊頭並進,相互促進。落實好《宣言》是中國與東盟十國共同做出的承諾,推進“准則”磋商是實施《宣言》的重要目標之一,也是落實《宣言》的一部分,二者並行不悖,這兩項工作應該共同推進。無論是《宣言》落實,還是“准則”磋商,作爲維護南海和平與穩定的危機管控機制,都致力于促進各方提升互信,避免發生沖突,打造共同認可的地區規則,爲最終和平解決爭端奠定基礎。未來中國和東盟國家應繼續在全面有效落實《宣言》框架下穩步推進“准則”磋商,同樣也可考慮在COC框架下設立DOC落實推進工作機制,二者協同推進。作爲未來COC重要組成部分,海上務實合作將在機制和措施兩方面得到進一步拓展和保障。


第二,借鑒地中海等其他地區合作的成功經驗。歐洲國家從20世紀60年代末就開始采取“縮小主張、擴大合作”的思路,探索北海、地中海和波羅的海的海洋合作,積累了一些成熟經驗,形成了各自的區域海洋合作機制網絡,值得南海地區國家借鑒。中國與東盟國家可以在地區已有共識和實踐的基礎上,吸收其成功經驗,探索形成符合本地區實際形勢和現實需要的海洋合作可行方案。


第三,制定海上合作清單,先易後難,逐步推進。根據《宣言》確定的海洋環保、海洋科學研究、海上航行和交通安全、搜尋與救助、打擊跨國犯罪等五大合作領域,各方需在此共識基礎上適應當前互信水平和利益訴求的差異性,以及南海海洋治理和環保面臨的緊迫任務,分清輕重緩急,制定《宣言》合作任務落實清單,從已經取得共識的合作項目起步,按“共識導向、成果導向”的思路將南海海上合作引向深入。